朱青生:需要当代艺术就是要激发创造力

- 编辑:admin -

朱青生:需要当代艺术就是要激发创造力

在第九届AAC艺术中国颁奖现场。宋宇晟 摄  中新网北京6月3日电(宋宇晟) 近日,北京大学教授朱青生在接受中新网记者独家专访时直言,我们今天之所以需要当代艺术,就是要激发人的创造力。第九届AAC艺术中国-巅峰之夜5月28日晚在故宫举行,活动揭晓了第九届AAC艺术中国的三项大奖。作为该活动评审委员会主席的朱青生对记者表示,人的“创造力”是民族的需要、国家的需要和每个人发展的需要。中国当代艺术的过去:受到西方影响,但并不是耻辱今年,朱青生继续担任了第九届AAC艺术中国评审委员会主席,也恰好站在了“85美术新潮”之后30年的节点上。对于中国的当代艺术而言,30年前的事情是无法忽视的。或许1985年的当代艺术在30年后看来就像是初生的婴儿。朱青生告诉记者,如果以今天的视角去观察,30年前中国的当代艺术还“都很幼稚”。同样可以确定的是,彼时的中国当代艺术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西方的影响。在朱青生看来,这并不是问题。“当时中国的当代艺术肯定是受到了西方的影响。客观地说,后发国家都会受到发达国家的影响。这种影响并不是耻辱。”“但是对于新中国,它是一个思想解放运动,对民族的变化和历史的发展有重大的作用。”朱青生说。今天的中国当代艺术:对于共同遭遇的、新的文化问题和精神限制的突破和解放谈及当下的中国当代艺术,朱青生认为,比30年前更加“成熟和独立”了。“我们经历了20年、30年才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。因为在这20年、30年间,艺术家和批评家们每时每刻都在努力。”他也指出,中国当代艺术和30年前相比已经出现了一个转向。“中国当代艺术的方向已经从注重个人对现实的讽刺和批判,转向了对于人类共同遭遇的、新的文化问题和精神限制的突破和解放。”“这也就是我们说的,它更注重新观念、新方法和新材料。”他说。而这三个“新”也是本届AAC艺术中国的评选标准。“就是说还是像过去一样只是画画,然而具有独特的观念和思想。如果只是那样,现在根本就没法进入我们评选范畴。当然画得好也可以,但一般来说,入围的可能性不大。这与我个人对绘画技艺的欣赏没有关系,这是当代艺术发展的结果。”朱青生坦言,在评选中,自己更看重的是艺术作品的突破性,而这代表着一种创造性。他说:“突破很重要。我们今天之所以需要当代艺术,就是要激发人的创造力。这个创造力是民族的需要、国家的需要和每个人发展的需要。这是最重要的。”中国当代艺术的未来:在不模仿的情况下为世界文明做出贡献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方向,朱青生认为,这“并不是具体的”。在他眼中,这个方向指向了“创新”或者“突破”。这种方向也必将对文化、对人本身产生作用。“文化的问题就是必须要有原创性。”他说,“现在,中国的当代艺术就在鼓励,在没有模仿的情况下,为世界文明做出贡献,这就是中国当代艺术的意义,而它对中国的作用完全超出了艺术范围。”朱青生也指出,艺术对每个人素质的影响也非常重要。“如果在艺术上,率先把创造变成每个公民人格的一部分,变成人的素质。如果中国的艺术家和艺术欣赏者能够先行,中国在其他方面就有可能跟上。因为人是未来最重要的因素。”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